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公衆服務 > 以案釋法

保險人請求撤銷使用虛假材料投保的保險合同應予支持

——蘭州鐵路中院判決保險公司訴殷某财産保險合同糾紛案

日期:2019-06-19    作者:謝賓 康倩珺    來源:人民法院報    閱讀次數:    保護視力色:       
【字體: 打印
  裁判要旨

  當事人用變造的身份證及車輛行駛證等虛假信息進行投保,導緻保險公司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訂立的合同,保險公司請求撤銷該保險合同,對符合合同法第五十四條規定情形的,應當予以撤銷。

  案情

  2017年10月5日,殷某委托其當地的保險代理公司營業部通過電話投保方式,提供虛假的身份證、行駛證為其在甘肅某保險公司辦理冀XXXXXX機動車商業保險,并交納了保費。2018年5月19日,投保車輛發生事故,殷某向保險公司報案并申請理賠。保險公司發現殷某的真實身份證信息住址地在河北,而向保險公司提供的身份證信息住址地在甘肅,車輛行駛證與真實信息的住所地也不一緻,且其提供的車牌号為甘XXXXXX,而實際車牌号為冀XXXXXX,保險公司認為殷某投保時提供的資料系虛假資料,故拒絕賠償保險金。

  2018年9月3日,保險公司以殷某在訂立保險合同時故意隐瞞車輛及被保險人的真實情況為由,訴至蘭州鐵路運輸法院,請求撤銷與殷某訂立的保險合同。

  裁判

  蘭州鐵路運輸法院經審理認為,殷某委托為其投保的保險代理公司營業部在投保時故意提供了變造的身份證、車輛行駛證、标的車輛車牌号碼,而隐瞞了殷某的真實投保信息,不符合保險法規定的投保人如實告知義務,使保險公司陷入錯誤而訂立了保險合同,投保人的行為構成欺詐,符合合同法第五十四條規定,判決撤銷保險公司與殷某簽訂的保險合同。

  殷某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請求改判不予撤銷保險合同。蘭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審理後認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遂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該案在二審審理過程中存在兩種不同的觀點:一種觀點認為,本案雖然投保人使用虛假的身份證、行駛證等材料進行投保,但所投保的車輛發動機号、車輛識别代碼與實際行駛證一緻,保險标的未變更。另本案應依據特别法優于一般法規則适用保險法第十六條規定,投保人未履行如實告知義務,合同解除權在保險人知道解除事由之日起,超過三十天不行使而消滅,故保險公司請求撤銷合同不成立。另一種觀點認為,本案中殷某在訂立保險合同時,使用變造的身份證及車輛行駛證等虛假信息進行投保,以緻保險公司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訂立的合同,視為其使用欺詐手段訂立合同,符合合同法第五十四條規定,應當撤銷保險合同。筆者贊同第二種觀點。

  首先,當事人有權在法律規定的範圍内處分自己的民事權利和訴訟權利。保險法第十六條中規定的合同解除權與合同法第五十四條中規定的合同撤銷權屬于當事人兩種不同的民商事權利。合同撤銷權是一種請求撤銷合同之訴權,需要由權利人向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提出撤銷合同的請求,才可能由相應的機構作出撤銷合同的裁判,其目的是為保護合同各方當事人意思表示的自由。合同解除權是典型的形成權,權利人單方的意思表示便可使合同權利變更或消滅,其目的是限制保險人在投保人未履行如實告知義務時對合同解除權的濫用。訴權的救濟途徑可以由當事人選擇,本案當事人選擇的訴權是合同撤銷權,故審理的争議焦點是保險公司行使合同撤銷權是否符合法律規定。

  其次,投保人提供真實有效的材料投保是必要的法定義務,也是遵循誠實信用原則的體現。誠實信用原則作為民法的一項基本法律原則,在民事法律制度的整個領域适用,且處于至高無上地位。保險合同是以經營風險為對象的合同,對當事人的誠實信用程度要求更高,該原則在保險法中被提升為“最大誠實信用原則”。在不認同應當撤銷合同的觀點中,認為保險人在投保時未盡到審慎義務,保險人應當對自己的不審慎審查承擔不利後果。但法律中規定最大誠信原則不僅僅是約束保險人,同樣也約束着投保人,且誠實信用原則是自律原則,投保人理應主動遵守。在本案的審理中,投保人使用虛假的材料進行投保,已經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應當被法律禁止。

  再次,本案中适用特别法優于一般法的規則缺乏前提。保險法中保險合同制度的規定和合同法是特别法與一般法的關系,但本案中合同解除權和合同撤銷權是兩種民事權利的授權性規定。在我國現行的立法中,保險法對保險合同的撤銷問題并未規定,合同法則對合同的撤銷内容作出了詳細的規定。一項立法沒有規定而另一項立法有規定的情況下,适用法律并不存在矛盾,顯然特别法優于一般法規則在本案中的适用是缺乏前提的。本案當事人提起的是撤銷保險合同的訴訟請求,在保險法沒規定合同撤銷權的情況下,對符合合同撤銷條件的,适用合同法的規定作出裁判是理所應當的。

  最後,如果支持此種欺詐行為有悖于公正司法。司法裁判理應堅持公平正義,而不應違背社會良知。司法裁判的作出,應當兼顧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一個司法裁判所産生的法律效果不僅僅影響到本案當事人,更會對未來一系列類似案件産生直接或間接的影響。一個司法裁判所産生的社會效果則會影響到司法公正、經濟發展、社會穩定。保監會出台的規定中對跨域投保有明确的禁止性規定,本案中投保人使用虛假的身份證、行駛證等材料進行投保,其目的是為了交納較低的保費,獲取保險利益。司法裁判不應當對這種投機行為進行縱容。

  綜上,本案當事人用變造的身份證及車輛行駛證等虛假信息進行投保,以緻保險公司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訂立的合同,應視為其使用欺詐手段訂立合同,符合合同法第五十四條規定,應當撤銷保險合同。

  本案案号:(2018)甘7101民初281号,(2019)甘71民終17号
http://m.juhua655383.cn|http://wap.juhua655383.cn|http://www.juhua655383.cn||http://juhua655383.cn